臭味剂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臭味剂厂家
热门搜索:
行业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行业资讯

浙江萧山18年冤狱当事人希望相关人员公开道歉1

发布时间:2019-09-29 02:23:13 阅读: 来源:臭味剂厂家
浙江萧山18年冤狱当事人:希望相关人员公开道歉(1)

4月27日,田伟冬驾车带着怀孕的妻子去西湖游玩,其母亲说,儿子出狱后一度性格孤僻,不与任何外人交流,一年后才逐渐适应。家属供图

田伟冬家的4层小楼门前,仍挂着去年结婚时的彩灯。心形的花环里,写着 田伟冬谢爱妻 。新京报记者 朱柳笛 摄

■ 人物简介

入狱前,田伟冬,21岁,饭店厨师;陈建阳,20岁,宾馆门卫;朱又平,20岁,轧钢厂工人;王建平,19岁,水电工人,田孝平,刚满18周岁,还没找到正式工作。

1995年,杭州市萧山区,在缺乏作案工具、指纹证据,主要依赖口供的情况下,这5名青年,被断定为两起抢劫、杀人案的凶手。4人被判死缓,1人被判无期徒刑。

这场冤案终结在2013年7月2日,浙江高院开庭再审,5人被当庭宣判无罪。

现在,距离最晚获释的王建平出狱,也整整一年了。

咔嚓一下,人生被截掉一大块,缩短了。

说这话时,田伟冬脸上还带着惊恐。

他们都还没能走出过去18年间被称作 罪犯 的阴影。

如今,萧山案的 五青年 都已接近不惑之年。

尽管获得了高额的国家赔偿,但如何忘记过去、生活在当下、规划未来,对他们而言仍是一个又一个难解的谜题。

人人都说四十不惑,但面对现实,他们却更加困惑。

烙印

除了家人谁也不信任

4月24日,田伟冬坐在咖啡馆里,表情平静。

他考了驾照、买了新车、结婚生子,学会了使用智能手机,出狱后的田伟冬和其他4人一样,正努力弥补错过的日子,迈入新生活。

但18年的牢狱之灾,仍然是他们记忆的禁区。

田伟冬更愿意回忆出狱那刻的感受: 就像从坟中爬出来。在里面很压抑,出来却瞬间失重。

2013年1月11日,监狱门外,刑满释放的他和妹妹抱头痛哭,然后恍惚地回家,从大门口直径将近一米的火盆上跨了过去,预示着摆脱晦气。

新生活却甩不掉监狱里的烙印。

恰逢梅雨季节,萧山多雨潮湿,连续4天,每天凌晨3点,脊椎骨的剧痛把田伟冬惊醒,这是在狱中落下的病痛。

今年4月27日,穿戴整齐、鼻梁上架着眼镜的田伟冬,开车带着怀孕的妻子去西湖游玩。

尽管西湖距他家仅50多公里,但这是他刑满释放15个月后第一次去。

母亲陈君(化名)说,儿子刚出狱时性格孤僻,不愿迈出大门一步,拒绝与任何外人交流,一年后才逐渐适应。

比田伟冬晚一个月出狱的朱又平,拽出监狱里的各种印记,书信、证书、衣服,全部撕碎,摔进垃圾桶。

他决计不再回忆,想彻底告别过去,为噩运画个句号,但还是时常在夜里被噩梦惊醒。

监狱是长明灯,晚上睡觉不关灯。朱又平回家第一晚,辗转反侧,关灯太暗,开灯又太亮。床头灯开开关关好多次,凌晨3点才睡着,5点不到就起来了。

4月26日,饭桌上,田孝平呼呼地扒拉着米饭,午餐只花了两分钟。他说这是在里面(监狱)养成的习惯,想改都改不了。

王建平曾在新疆服刑,想起当时 烈日下,每天跪在地里摘棉花,一顿只能吃两个酸馍馍 的情景,这位倔强的中年人还是会忍不住掉泪: 我最好的时光就这么过去了。

热浸塑钢管现货

电动排烟窗

玻纤格栅

ISO9001质量体系认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