臭味剂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臭味剂厂家
热门搜索:
行业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行业资讯

林伯强定价问题是能源业混合所有制运行核心问题

发布时间:2021-01-21 16:45:41 阅读: 来源:臭味剂厂家

林伯强:定价问题是能源业混合所有制运行核心问题

林伯强:定价问题是能源业混合所有制运行核心问题

“世界经济论坛新领军者年会——2014年夏季达沃斯论坛”于9月10日—12日在天津举行第八届年会。中国能源经济研究中心主任林柏强认为,能源行业开展混合所有制,对民营企业来讲进入的台阶比较高,有技术和资本两个台阶,但核心是定价权问题。   采访实录:

林伯强:政府说我们队民营是开放的,包括发电设施对民营早就开放了,八几年就开放了,但现实当中是民营根本就不敢进来。我理解有几个方面原因,首先就是能源行业的台阶比较高,那么这个台阶牵扯到技术台阶,技术要过硬,还有资本台阶,资本要大。现实中这两个台阶就决定了小民营(企业)是很难进来的。那台阶的问题,我觉得不是核心问题,核心问题是政府定价。政府定价就决定了你是否能够赚钱,这取决于政府,取决于政府的政策目标,而不是取决于现实当中是怎么经营的,所以这两点事实上就决定了,前期民营企业基本上是越做越小,做到快没了。接下来的问题就是政府肯定说鼓励民营参与,但这些问题没有改变,仍然存在,鼓励它是没有用的。门槛的问题,竞争的问题,盈利的问题,这些对民营来说都是大问题,不是小问题。所以就提出要混合,因为既然不能全体的进来竞争,那怎么就混合吧。混合总归比没有强,总归进了一步,所以这就是提出混合的一个大前提。但是接下来的问题是混合之后管用吗?我理解应该还是比较困难,因为你鼓励混合并没有解决刚才我讲那些问题,那些问题都存在,那么民营如果不能单独进来竞争的话,凭什么你混合他就愿意呢。他面临的那些不确定其实都还存在,包括如何保障盈利等等的问题。首先第一个混合就是你没有解决根本问题,你只是希望说能混合,那么民营既然不能单独进来竞争,你混合型的进来,那看能不能解决这个产权多元化的问题,这至少说政府是这么想的。   记者:如果解决定价问题,就可以很好的推进么?   林伯强:那我觉得是,但关键是这定价这个问题没法解决,这是核心问题。假定你能解决定价问题,使得产出等等都有固定的、稳定的收入,价值市场化,涨跟着涨,跌跟着跌,而不是说政府说我决定涨就涨,我决定跌它就跌,维持不变它就不变。所以说,这个问题应该是核心问题。解决这个问题,我觉得对于民营进来,解决问题去掉一大半了。接下来就是竞争、技术跟资本,那我觉得技术跟资本目前以民营企业来做应该有可能,不是可不能的,当然有困难,但不是不可能。还有另外一个问题,刚才我讲的是从民营角度,你敢不干进来,愿不愿进来。再从国营企业角度讲也有问题,因为能源行业不赚钱啊。大家都认为能源行业很赚钱,其实不是,能源行业收益率很低,包括中石油、中石化、中国国家电网的收益率都不是民营可以接受的。目前它赚的这个钱,民营是不可接受的。那混合进来的话,如果给你少你不愿意,给你多的话意味着什么,是不是意味着国有资产的流失,我挣5%,给你10%,那这钱从哪儿来,总得有地方来吧。所以这混合所有制至少从政府角度讲,它是一个很好的愿望,但现实中怎么执行是蛮困难的。中石油、中石化国家电网、国有的能源企业目前都挺困惑。民营企业也很困惑,知道有这个机会,但是这个机会对我来说意味着什么,他们也不知道是什么。   记者:没有解决定价问题是否是因为涉及到了利益分配问题?   林伯强:对,这关系的其实不仅仅是能源业的民营企业跟国企的问题,其实关系到整个国民经济的问题。为什么政府捏着电价不放,那就因为电价影响最大,(关系到)所有的行业,影响老百姓的生活,所以它在进行电价决策的话,往往看的不是电力行业民营和国有的问题,而看的是整个国民经济,说明比较困难,那接下来能源行业的很多问题都变的很困难。   记者:是否有解决办法?   林伯强:应该有,我觉得解决的办法应该是政府适度的不断的放开,我觉得这应该是比较准确的做法。突然间放开的话,肯定政府没法接受,老百姓跟能源企业能不能接受我也不确定。所以比较有限度的放开,不要管的那么死,逐步的、渐进性的改革我觉得应该还是可以做的。   记者:就是要渐进式的改革,慢慢的适应。   林伯强:不,就是还是有很多可以做,就简单的把它放开让市场决定目前肯定做不到,那么能不能有限的让市场决定,或者是说让市场决定我们再来补贴,这些都是可以选择的政策。   记者:民资进入还有那些风险?   林伯强:它存在的风险目前就是个头太小,竞争不够。我们比较愿意看到的就是民资要进入能源行业,其实20年前就提出来了,它有一个成长的过程,跟国有企业有个共同成长的过程,自然我们就会看到很多很大的民资能源企业,它不是。你说中石油把那个西气东输的拿出来,现实当中有民营可以接盘吗?能源行业可能找不到,能源行业以外的话,又不一定敢做。做能源这个行业是有技术门槛,有其他什么门槛,它也不一定懂。所以现阶段就是只能小的这些项目让民营做一做,大的还是有困难。所以民资进来的困难其实蛮多的,如果说这个价格无法改变,个头小的怎么能跟个头大的竞争、合作,都是有问题的。竞争有问题,合作也有问题。   记者:合作也有问题?   林伯强:我跟着你,你赚我就赚,你赔我就赔,你赔你不一定在乎,因为政策性亏损,你说我能活吗?所以说这些问题决定着民资不仅仅是竞争不行,就合作他们应该也是有他们的不同的困难。   记者:民资企业在技术方面是否有核心竞争力?   林伯强:那我觉得就能源行业而言,技术应该都掌握在国企手里。不是民营不行,这不是我的意思,是民营(企业)没有参与,怎么行。本身就没有参与,所以就谈不上有技术,就是说你有技术,你自己要打个大问号的。

莎普爱思滴眼液

莎普爱思滴眼液

莎普爱思滴眼液